沈巍走的时候只给他留了三条规矩:一,不再抽烟。二,按时吃饭。三,找个心爱的人,美美满满度过一生。这第一条他做到了。连着烟盒带着烟斗烟草烟灰缸都扔出了家门。第二条也勉强合格,他开始记得将冰箱填满,开始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只是第三条有些困难。既然要好好过日子,就不能小打小闹,也不能敷衍了事。赵云澜花了整整五年时间,终于找到一位量身定做的女孩,不对他的职业有任何偏见,也不会吹毛求疵,置他烦躁。两人情投意合,很快便订了婚,手牵手生活在了一起。


女孩是艺术毕业的,吹弹奏唱,琴棋书画,样样精通。她像一首接了上句便会自然而然想起下一句的民谣。结婚那天赵云澜身着白西装。新娘子从那边款款走来,两片白色汇在...

赵云澜从商店搬了个自动扫地机器人回家。买这东西本是办公室要求的。祝红他们参观完总公司回来后说,人家总公司多么多么先进,设施如何如何完善,(有专门的茶水间,更衣室,甚至电影放映厅,案情分析使用360度全息投影,马桶也都自动化冲水了,咱们这里还要手动冲水,云云。)就算不能全盘整修,好歹也要做些个小小的改变,比如用人工智能替换扫地的labour。赵云澜选购扫地机器人时,想到家里卫生一直都是沈巍在搞,有时候也挺过意不去,索性多买了一个。面对老古董惊奇的目光,他解释说:“这个是扫地的。以后咱家的地用它来扫就行了。”


哦!沈巍原来如此地点点头。


其实机器人这东西,赵云澜开始也没...

【澜巍】龙城记忆

打情骂俏的段子五则,逆cp预警


1

-文学的熏陶-


沈巍是美人,却不是那种“清水出芙蓉”的美人。他这朵芙蓉是出在浑水里的。更准确地说,还是出在黄泉水里的。


自从特调局搬到了大学路,赵云澜日常偷懒翘班的地方就固定在了沈巍的课堂。路近先不提。一来能看老婆,二来也清净。赵云澜凭着满舌生花的本事在龙城许多领域都混得风生水起,去哪都容易撞见熟人。而在这儿,回忆回忆大学课堂,享受享受阳光,再听着沈巍温温和和的声音,好。这生活他妈太好了。


然而沈巍并不希望赵云澜出现。一来特调局众人经常把投诉电话打到他这里,二来,赵云澜一个年纪与周遭人群明显不符的家伙整日混在学生堆中...

【澜巍】在亲吻你之前

依然脑洞。脑洞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变成文呢,我好不痛苦

私设鬼族有迷之属性


沈巍停下脚步转过身,月色的惨白就在黑夜中回过头来。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冷意却将人撕碎:“我警告你,别跟着我。”


赵云澜也很平静,双手举到胸前:“好,好,不跟着就不跟着。”


话虽如此。当沈巍向前的时候,身后又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,如影随形,嚣张又愚蠢。沈巍化为一道黑色的残影。下一秒,赵云澜被摁着脖子掼到了墙上。


“别以为我不会杀你。”


“不敢不敢。”赵云澜有气无力地说。双手贴在对方冰凉的五指上,虚虚地盖着,没有挣扎,也没有害怕,勉强露出一丝笑容:“斩魂使大人在上,要杀要剐您说了算,我没...

没正经儿的脑洞,真的很没正经。看看开心就好,不打tag了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在赵云澜众多辉煌的作战记录中,有一段故事他怎么也不愿提起。特调局是和鬼姥爷打交道的机构。尽管局里仙人们各有各的神通,但受伤挂彩,乃至缺胳膊少腿也是时有发生。比如祝红曾经被某追捕目标弄伤蛇鳞,养了个把月才一瘸一拐地回岗,不怪蛇四叔逼她辞职。再比如楚僵王曾经被咬掉半条胳膊,绿的白的酸的辣的洒了一地,十天八天后才给接上,好不惨烈。赵云澜自己也算是因公务瞎过眼,折过腿。只是,无论哪一次的工伤,都不及那一次来得匪夷所思、非同小可,来得不可理喻、难以置信。


时间倒回至半年前。这天赵云澜接到本次目标的炭笔肖...

【澜巍】沈巍的生辰八字

贺中元节!(不是

一个关于生日的故事

虐狗夫夫预警,请自备墨镜


人人都有生日,沈巍没有生日。因为“人人”是普通人,沈巍不是普通人。


虽然沈巍能过的节日不算少:除了各个法定节假日,教师节他能过,情人节他能过,七月半他也能过。但是生日终归不太一样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只有生日这天是属于自己的。无论一个人还是一个鬼,连过生日的权利都被剥夺,岂不是说他连存在都成了问题?


当然,以上这些都是歪理。过生日一个最重要的意义就是能让人开心。赵云澜只是想方设法让沈巍开心。赵云澜旧情人多,知道罗曼蒂克和礼物的美妙,能让感情在瞬间升温爆炸。沈巍不在乎这些微不足道的所谓“纪念日”,不代表他...

【澜巍】生气(下)

逆cp预警

高(狗)能(血)预警

赵云澜,你就这样道歉的?



沈巍消失的第三天傍晚,赵云澜在办公室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

特调局众人正收拾东西准备下班。响动引起了广泛关注,却没有屁股愿意离开椅子。咋回事?视线被挡的祝红用眼神询问楚恕之。倒了。楚恕之也用眼神回应。


咋倒的?


不知道。


要不要关心一下?


为了年终奖金,是该关心一下。


眉来眼去的对话进行到这里,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。


说到他们这位领导,阴曹地府的事情办多了,鬼脾气、花主意自然也多了。这两天情绪正不稳定,是只烂股票,上下浮动,甚至连续开创历史新低。要是哪个不长眼的贸然上前,很可...

【澜巍】生气(上)

逆cp预警

赵云澜,你摊上大事了!



沈巍刚把门打开,眼睛就冷了下来。


赵云澜歪在门框上,像块化了的冰淇淋直往下掉。沈巍闻着扑面而来的酒气,将人扶进屋里,安置在沙发上,又麻利地去厨房调了碗醒酒汤。赵云澜闭着眼睛一声不响。他浑身是汗,就把外套卸了,攒巴成一团丢了出去。醉成这个样子表明他至少喝吐了一次。沈巍将碗递到他嘴边,他别过头去,闻都不愿意闻。


“云澜,你喝了多少?”


沈巍放下碗,拨开人乱糟糟的头发为他擦脸。


“不是说加班吗,为什么又去酒吧?”


赵云澜不吭声,偏着脸,像是睡着了。


沈巍也不再说话,细心地帮人擦脸,动作又温又和,不像在擦人,...

【律茂】老样子

从头到尾流水账……全是我幻想的


00

“你一定有喜欢的人。”前排学姐扒在座椅靠背上探着脑袋说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看眼睛,看眼睛就知道。”学姐一脸神叨叨。她是学校占卜部的部长,常为形形色色为情爱所困的少年少女占卜趋向。“怎样,要不要我给你算上一卦?保准。不准不要钱。”


不了,谢谢。


他礼貌拒绝。社长瞥瞥嘴,把头缩了回去。


太阳快下山了,车窗上倒的影子变了个颜色,仿佛所有树枝上都结出了一层熟透的甜柿子。没多久,部长再次于视野中徐徐升起:“反正闲着也闲着,看在你是小学弟的份上,我免费帮你算算吧。免费的。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哦。”


“……”...


鬼瓦回活动室拿东西的时候又撞上了学生会的影山。在门口探头探脑的,好半天才发现背后还有个人。


“你干嘛。”


“没事。”影山律耸耸肩。“例行检查。”


鬼瓦:你当我傻啊。上午已经检查过了,哪有一天查两次的。


律:我乐意。


很早以前鬼瓦就知道不能跟学生会讲道理了。于是不再多费口舌,捞起落下的东西就走。


临走前回头瞄了一眼,影山律还在原地晃来晃去。


鬼瓦越想越觉得不对劲。学生会总是筹划些奇奇怪怪的事。这次又咋了?难道他们打算暗中对肉改部不利?


他决定跟乡田部长商量一下。


部长说,你不知道上周五那事么。


啥事啊?鬼瓦说,上...

1 / 3

© Fire fall | Powered by LOFTER